歡迎訪問搜啊: 網上書城 兒童書 電子書 故事書 教輔書 文學藝術 法律生活 小說漫畫 育兒保健 娛樂地圖
搜啊  網上書城 兒童書 電子書 故事書 教輔書 文學藝術 法律生活 小說漫畫 育兒保健 娛樂地圖
搜啊 圖書資訊頻道 => 喻紅 女性視角在我的創作中是重要的

喻紅 女性視角在我的創作中是重要的

  • 時間:2019年03月11日
  • 來源:搜啊
  • 類別:圖書資訊
摘要:3月8日,娑婆之境”喻紅個展在龍美術館(西岸館)舉行,展覽名“娑婆之境”源于佛教,意為“需要承擔忍耐的世界”,也是喻紅個人思考的重要表達。在此次展覽中,喻紅通過以攝影出發的繪畫,追蹤了與自身成長息息相關

3月8日,娑婆之境”喻紅個展在龍美術館(西岸館)舉行,展覽名“娑婆之境”源于佛教,意為“需要承擔忍耐的世界”,也是喻紅個人思考的重要表達。在此次展覽中,喻紅通過以攝影出發的繪畫,追蹤了與自身成長息息相關的社會發展史以及在全球化和飛速發展的世界中的個人與社會歷史的記憶。

搜啊 http://www.tgrirq.tw/

藝術家喻紅,藝術家工作室提供喻紅,《半百No.9》,2018,120x100cm,布面丙烯借鑒傳統形式,表達當下思考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喻紅,《新世紀》(局部),2017,布面丙烯,250x900cm澎湃新聞:敦煌以及中西方古代的經典,除了題材上的體現之外,在繪畫中還有哪些潛移默化的影響?

搜啊 http://www.tgrirq.tw/

澎湃新聞:近幾年,你做過幾場個展,包括中央美院的“游園驚夢”、蘇州博物館的“平行世界”,此次在龍美術館的個展和之前有什么區別?作為90年代初“新生代”藝術家的一員,有沒有做回顧性質展覽的計劃或是想法?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喻紅:我對宗教繪畫其實一直很有興趣。上學的時候學習美術史,后來去敦煌采風,沿著中國文化的線索,到很多地方去學習,一直對中國古代非常有興趣、但是當時作為一個學生,對于這種強大的傳統,不知道應該怎么處理它們和個人的關系。隨著年齡增長,我覺得我的創作能力會進一步拓展,特別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和經典的繪畫進行對話,所以畫過一些相關的繪畫。比如說在北京尤倫斯展覽過的天頂畫,這些作品在以前的上海美術館(當時位于人民公園邊)展出過,也是以天頂畫的方式呈現。我對于宗教繪畫的興趣一直延續至今的,包括這次展覽的幾幅大的作品,其實都和古代的傳統有關系。我對這種經典的學習,或者把經典與當下對話比較有興趣,所以也許以后還會做這樣的嘗試。

搜啊 http://www.tgrirq.tw/

龍美術館展覽現場澎湃新聞:走進展覽空間幾張大型作品帶著宏大的宗教感,近些年你的展覽也呈現出走入宗教空間的感知,何種機緣讓你想到畫“創世紀”、“愚公移山”等宏大的宗教神話題材?

搜啊 http://www.tgrirq.tw/

“愚公移山”故事核心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你想做,你傾盡全力是可以最終達成的。但我現在借助愚公移山的故事,講述當下我們還在不斷“移山”,但是我們對世界的認識可能會更多元、更豐富,每個人都對“移山”有自己的認識和看法,以及自己的行為方式,但是當它們真正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可能是互相矛盾的,而不是形成一個完整的合力,他們之間更像隱喻人類對世界的不可知和茫然,是從愚公移山寓言當中引發出來的對當下的思考。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喻紅:我上學的時候去過敦煌,那時候就是去敦煌是一個美術專業的必修課,除了敦煌以外,麥積山石窟、西安兵馬俑等,整個一條中國文化遺產線都會去走一趟,學習很多,臨摹很多。我去敦煌的時候印象就非常深,潛移默化的影響很多,比如我受古代繪畫結構處理的影響。敦煌洞窟中的佛教壁畫,不是像現在一張一張是割裂開的,在處理佛教的本身故事的時候,每一個章節每一個故事的片段是靠植物、建筑,包括風景、山水去連接的和區隔這些空間。所以這些畫面的處理對我很有影響。在這次展覽中《天上人間》、《云端》就是用云隔開了幾個場景。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展覽開幕前夕,喻紅接受了“澎湃新聞·藝術評論”專訪,她講到古典傳統的自己藝術創作的影響“借鑒敦煌壁畫的區隔梳理空間”;同時也談及自己與不同門類的藝術家的交流,并提示年輕學生“最核心的問題是自己如何選擇,自己選擇成為什么樣的藝術家。”她認為,女性視角是她創作中很重要的視角。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喻紅:《愚公還在移山》是我近幾年很重要的一件作品,不僅僅是因為尺度大、人物多、信息豐富。“愚公移山”本身是中國傳統的寓言故事,對中國傳統如何去研究學習及其與當下產生的關系,也是我近年思考得比較多的問題。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喻紅:從展覽的空間到參展作品的數量,龍美的展覽是我目前做的最大的一次展覽,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也有幾張特別大的畫是專門為龍美術館的空間來畫的,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后邊還有一些肖像系列,也是為這個展覽專門畫的。但這些肖像中的有些人物以前也有畫過,也把過去老的畫和現在新的畫放在一起同時展示。

搜啊 http://www.tgrirq.tw/

《天上人間》,2018,布面丙烯,750x300cm澎湃新聞:“創世紀”、“愚公移山”等宗教題材,歷代藝術家也反復創作過這類題材,在你的筆下成為了《愚公還在移山》、《新世紀》,這些作品中涵蓋了哪些不同過去的隱喻?

搜啊 http://www.tgrirq.tw/

我覺得這個展覽有回顧的性質,但不完全是回顧展。一個回顧展應該有每一個創作階段的代表作品。本次展覽有最早的作品,我80年代末畫的一些肖像和現在的繪畫,線索脈絡蠻長的,但不是每個節點都有。

搜啊 http://www.tgrirq.tw/

中國傳統山水畫對我也有提示,比如一些景放大、縮小,以移步換景呈現不同的風景,觀眾可以隨著畫卷的展開看不同的景色。對于比較大尺幅的繪畫,我也有這種移步換景的預設。

搜啊 http://www.tgrirq.tw/

云南11选5前2